刺列:执离、钤光、仲孟、蹇齐、啟裘、嬰澜、严煦、埥辰,奕元、骁艮、煜珉、夜萧
魔道:忘羡、曦桑、追凌、轩离、澄情、聂瑶、宋晓、宁箐

越山道(六)

      “所以,”孟章续上一杯茶,“遖宿人是有备而来?”

      已是一日后的午间,封州和暖的阳光依旧静静照在客栈的红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“第二批上山的都是精锐,一时间不可能集结那么多高手的。”

      执明接过阿煦端来的鱼片,摆上桌子,白生生地镇着剔透的冰片。

      “说回来,你领导让你过来采访,就没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门外湖海风波阔,桌上紫铜小锅里的乳白汤底也在翻涌着沸腾。

      执明拍了拍一边调试设备的苏严,示意他坐下。

      “放心,有保密期限的。”仲堃仪帮着摆桌,又给孟章盛了一碗黑米甜粥,抛出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“这些遖宿人,之前一直藏在封州?”

  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”慕容离走出后厨,身后跟着阿煦,手中一盘小羊羔肉,片得薄薄的,新粉雪白间杂。

      “莫澜他们也在着手自查整改了。”

      走到孟章身边,慕容离素手搛起一只炸得金黄的虾丸子。

      “阿离,”孟章鼓着腮帮子,“我不是小孩子啦。”

      执明凑过来,“阿离阿离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  慕容离唇边一点笑意又漾开几分。

      仲堃仪心内暗自腹诽,孟章的筷子已递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  “仲卿,这个挺甜的,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仲堃仪没出息地一口咬住。

      “那墓里,有什么?”苏严又拉回正题,他捞了块才下的鱼肉,“这鱼挺鲜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吧,”执明一脸自豪,“阿离听说你们要来,刚从河里捞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个就是大河鲤鱼,你之前提到的那个。”阿煦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众人一时纷纷落筷,皆忘了刚刚的正题。



      甜甜的孟章,开什么会,采什么访,次火锅才似正经事。


评论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