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列:执离、钤光、仲孟、蹇齐、啟裘、嬰澜、严煦、埥辰,奕元、骁艮、煜珉、夜萧
魔道:忘羡、曦桑、追凌、轩离、澄情、聂瑶、宋晓、宁箐

断章.雁门(任岁月改朝换代,唯有你无可替代)

      按:

      承平中,遖宿围共主雁门,共主从围中以木系诏书,投汾水而下,募兵赴援。明帝时年十九,往应募,隶将军云定兴。

  明帝为人聪明英武,有大志,而能屈节下士。时天下已乱,盗贼起,知钧天必亡,乃推财养士,结纳豪杰。


      不想执明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  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情形?

      大概……是十年前吧。

      那会儿,慕容离八岁,凭了一腔孤勇,挡在帝王与世子之间,毅然跪倒,“阿父,儿愿往。”

      尚在懵懂之际的孩童,已经历了人生中许多的离散与苦难。

      世事有如深黯的巨兽,直欲择人而噬,那时也是执明,握住他的手,走出这无边的暗夜。

      你既许了我一个家,那便由我来守住这个家。


      此后便是客居京华的漫漫岁月。

      十年之中,京师与天权的书信往来未曾中断。

      执明也常命人运来各式珍玩,天南地北,无奇不有,渐成了京师的一桩趣事。

      天权世子又给小郡王送了什么稀罕物件,那就是天权的生意又做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啟昆帝倒也乐见宗藩子弟之间能有这般手足情深,宫掖上下待他比往日更重几分。

      京师是一等一的富贵风流地,日子如水般平顺流去,就这样各自终老似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  只除了……见不到他。


      便是每岁藩王觐见,也只是父王和母妃入京,世子留镇天权。

      这两年执明往外跑的愈发勤了。

      常在信里听他提到,又结交了何方豪杰异士,看过几处民情风物,天权比往日更显繁华,十年前兵锋之下寒夜之中的变局,似不曾惊破这盛世的大梦,他与他,各自入梦。

      他已经快不记得他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  慕容离在关楼上望着万军之中指挥若定的英勇统帅。

      但他依旧还是梦里那个赤诚的少年,慕容离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  遖宿人已退却了。啟昆帝转身吩咐道,“慕容,去见见你哥哥吧。”

      他回过神来,敛袖行礼,“诺。”


      车驾停住,有侍人上前打起帘子,他提了一角裙裾步下车驾,掀起红裘披风的盖头。

      执明大步走过来,拥他入怀,甲胄冰冷,怀抱温热,他在他耳边喃喃低语,“阿离,幸好你平安。”



评论(3)
热度(5)